开心假期作文300个字
  • 1
  • 2
  • 3
媒體報道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用汗水澆灌大國重器――回首三峽集團金沙江下游梯級水電工程建設的砥礪奮進之路

     “大國重器必須掌握在我們自己手里。”

  “要通過自力更生,倒逼自主創新能力的提升。”

  “我們自己迎難克堅,不僅取得了三峽工程這樣的成就,而且培養出一批人才,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

  細雨霏霏的戊戌仲春,注定要被載入三峽集團史冊。2018年4月24日,三峽壩區,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三峽工程并發表重要講話,充分肯定三峽工程的重大歷史和現實意義,高度贊揚三峽工程建設者做出的巨大貢獻,鼓舞三峽集團員工繼續砥礪奮進。

  總書記看的是三峽,思考的是大水電。寥寥數語,承載著萬鈞囑托,匯入細雨,灑向長江,溯洄從之,游抵金沙。

  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向家壩……在萬里軸線另一端的金沙江,四座掌握了自主創新核心技術的水電工程,正踩著清潔能源開發的時代浪尖兒,拓印出新的“大國重器”模板。

  正如習總書記所說,“我們不僅建設了三峽,還培養了一批人才隊伍,掌握了全面的自主創新技術,現在又開發了一個又一個的‘三峽’。”

  做自主創新的領跑者

  每一段人類社會文明史的誕生,都離不開創新“車輪”的驅動。

  “經過長期努力,我們在一些領域已接近或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某些領域正由‘跟跑者’向‘并行者’、‘領跑者’轉變,完全有能力在新的起點上實現更大跨越。” 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論斷,在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向家壩水電站中得到充分印證。

  白鶴灘頭白鶴飛。作為曾經的三峽工程建設者,白鶴灘工程建設部黨委書記樊義林對習近平總書記“要通過自力更生,倒逼自主創新能力的提升”的話語極有共鳴。“成功不是抽象概念。總書記之所以給予三峽工程如此高的評價,不僅在于三峽工程的象征意義,也在于我們不斷自主創新,形成了屬于自己的核心技術。”他說。

  若論白鶴灘工程自主創新的核心技術,單機容量100萬千瓦的世界最大巨型機組絕對無出其右。然而,正如習近平總書記評價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征程一般,探索世界水電機組“無人區”,同樣“不會是歡歡喜喜、熱熱鬧鬧、敲鑼打鼓那么輕而易舉就實現的”。

  在三峽工程之前,國內自主生產的水電機組最大單機容量只有32萬千瓦。通過引進國外技術、消化吸收和再創新,三峽工程實現了70萬千瓦機組的自主設計、制造和安裝,追上了國外腳步;溪洛渡、向家壩工程則“乘勝追擊”,將國產水電機組自主設計、制造和安裝能力分別提升到77萬千瓦和80萬千瓦,國內水電裝備制造能力整體超越國際水平。

  如今,在白鶴灘百萬機組國產化的道路上,這條“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趕超之路,多了一層“全面引領”的全新意義。

  數年前,三峽集團聯手國內水電裝備制造企業,開展白鶴灘百萬機組關鍵技術研究。通過深入分析和試驗驗證,目前,科研人員已在絕緣技術、通風冷卻試驗、巨型機組穩定性等方面取得世界領先的核心技術,中國水電邁入世界水電“無人區”,在世界舞臺上大放異彩。

  “結論看似簡單,卻蘊含著無數科技工作者多年的辛勤付出和無數個銳意創新、孜孜不倦的日夜。”三峽機電公司董事長張成平說。

  溪洛渡畔渡江流、向家壩上升貨船、烏東德旁筑大壩……三峽集團引領世界水電行業的創新能力,在榮獲國際工程咨詢領域“諾貝爾獎”的溪洛渡拱壩智能化建設關鍵技術中,在全球規模最大、綜合技術難度最高、提升高度最大的向家壩升船機中,在隨時能感知大壩“頭疼腦熱”的烏東德拱壩智能建造系統中,同樣能得到充分體現。

  四座金沙“明珠”,有資格、有自信、也有能力從三峽工程手中接下這頂“領跑者”和“大國重器”的桂冠。

  做金沙江綠水青山的守護者

  生態文明建設,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上舉足輕重。

  “要堅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工作的重要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上中下游共進退,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長江大保護的重要講話,無不是在思考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辯證法則。

  金沙江,源起雪域天堂,翻越崇山峻嶺,行至四川宜賓匯入岷江,從此與長江休戚與共。在開發金沙江下游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向家壩梯級水電站時,三峽集團堅持貫徹“以人為本、生態優先、環境友好、資源節約、社會和諧、利益共享”的綠色水電理念,培養了一批保護生態環境的綠色能源“主力軍”。

  水電,這一攜帶著清潔低碳“基因”的可再生能源,是當今世界替代化石能源的第一主力。雄踞金沙江下游的四座巨型水電站,總裝機規模相當于兩個三峽工程,全部運行后,將生產大量清潔水電來替代火電,減少大量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的排放,成為節能減排、改善生態環境的“地球衛士”。

  68歲的牟玉成站在云南綏江縣的金沙江邊,唱起幾十年前的船工號子,江水不再湍急,也不再有裸露著黝黑上身拉船的纖夫。向家壩水電站蓄水發電后,他搬進了新縣城里的新樓房。“我還是會夢到以前江邊的家,夢里我好像在釣魚,那種很大的甲魚。”他說。江對岸的金沙江溪洛渡向家壩水電站珍稀特有魚類增殖放流站里,科研人員也在幫助魚類適應它們的新家。

  在國家相關法律法規的支撐與指導下,三峽集團在金沙江下游向家壩水電站施工區、烏東德水電站施工區規劃建設放流站,承擔金沙江下游珍稀特有魚類增殖保護工作。魚類專家們在寂靜深山中與魚為伴,逐步攻克了圓口銅魚、長鰭吻?等馴養繁殖難關,守護著金沙江下游水生生物多樣性。

  在烏東德,為保護稀缺表土資源,建設者們最大限度收集表土,因地制宜布置表土堆存場,滿足后期施工區綠化復墾表土需求量;在白鶴灘,建設者們創新了一套系統穩定可靠的先進廢水處理工藝,處理后的廢水懸浮固體濃度降至每升40至60毫克。

  綠水青山,既在尋常世井里,也在深山峽谷中。

  做大國重器的創造者

  人才之難萬冀一,一士其重九鼎輕。

  沒有技術人才和勞動模范的付出,金沙江梯級水電工程就不會釋放“人才紅利”,大國重器又從何談起?

  在向家壩與溪洛渡工程建設部主任王毅華眼里,董振英就是這樣一名能產生“紅利”的技術人才,這名畢業于清華大學的高材生選擇將青春安放在深山峽谷,而非繁華都市。溪洛渡工程建設期間,董振英組織編制了近千萬字的工程階段質量匯報材料,完成了數百條專家組、政府質量監督部門的檢查意見整改閉合工作,甚至為了更好地服務工程,選擇把家安在工地上,選擇讓兒子在溪洛渡出生。

  同樣令人動容的,還有白鶴灘工程建設部大壩項目部員工王克祥。這名老三峽人從溪洛渡水電站到白鶴灘工地后,啃的第一個“硬骨頭”,就是圍堰防滲墻施工。施工期間趕上新春佳節,王克祥連續四個月堅守一線,等到圍堰閉氣抽水檢查合格后,才放心回去陪家人。兩個月后汛期來臨,圍堰順利度汛,“滴水不漏”。

  創造大國重器需要技術骨干,也需要肩挑背扛的民工兄弟。

  在烏東德水電站工程陡峭的自然邊坡上活躍著一群“舞龍人”,他們聚在一處,用滿是污垢卻無比靈巧的雙手編織穩固山體的“定山針”――錨索,10余根長度相等的鋼絞線在他們手中有序交織,像是要從指尖開出花兒來。編好之后,浩蕩的隊伍合力抬起錨索,齊聲高喊“一二一……”,腳步穩扎穩打,氣勢恢弘霸氣,仿佛一條舞動的長龍,用它最原始而粗獷的美感,放大了烏東德工程的宏偉。

  功崇惟志,業廣惟勤。從“高峽出平湖”的三峽工程轉戰到“橫斷山,路難行”的金沙江水電建設一線,三峽人自力更生、自主創新、砥礪奮進、不懈奮斗,超越了一座座世界水電高峰,用汗水澆灌出了一個個“大國重器”。在完成習近平總書記希望與囑托的名單里,一定會留下他們的名字。

發布時間:2018年05月18日
技術支持:中國三峽建設管理有限公司主辦 信息中心制作維護 京ICP備13036969號 版權所有:中國三峽建設管理有限公司 2016-2016 All rights reserved